最新消息:网站改版中,请大家期待~

数据到底是什么——《大国不能不识数》观后感

9. 读书感悟 药山 1248浏览 0评论

大国不能不识数

 

数据管理,大数据,统计学样本。。。这些高大上的名词对于国家和社会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一次逻辑思维视频给我极大的启发,因为数据分析一直是我比较关注的内容,而这期节目非常棒的借助《数据之巅》这本书,把为什么国家要进行数据管理的内涵错落有致的展现给人们看。从罗胖的话说,这本《数据之巅》,就是:

从数据的角度,告诉人们什么叫现代文明,什么叫做美国的崛起。

听这个介绍,实在感觉太高大上了,把数据上升到了国家崛起和社会文明的境界,实在是让人耳目一新,不过等等,我突然想起在很早以前看过的黄仁宇先生《万历十五年》中早有说过:

中国缺乏数目字管理的传统

因为缺乏数字管理的传统和基因,导致我们一方面法治原则目前还未成为中国经济生活的指挥棒,道德伦理(如诚实守信)和政治逻辑(如GDP主义)依旧统御着中国经济的诸多方面;另一方面统计不准和统计不全的问题导致我们现有的数据不能反映真正情况,更难以为做出科学合理的决策提供基数。

而逻辑思维视频,则是从一个健康的负责任的现代国家如何运用数据管理实现现代化的角度,去阐述这个问题,显得比单纯批评我们进行数据管理更容易让人接受。在这段不足40分钟的视频中我至少得到三个收获:

“政治正确”的人命无价

首先,逻辑思维通过用美国福特汽车设计问题诉讼案做引子,引出了一个“人命到底值多少钱”的话题。总所周知,生命无价是政治正确的结论,不管你说生命值多少钱,总会有人会问你:“给你这么多钱,杀了你你干不干?”这样的问题,特别是在涉及到死亡赔偿或者死亡后相关补偿费用的时候,狮子大开口的人总是喜欢先用“生命无价”当做开头,然后叫上“天”价是本质。逻辑思维里面承认:

在市场经济情况下,为了让经济生活正常进行下去,就必须给人命标个价格

这种情况不同于插标卖首,更不是卖儿鬻女,而是正常的经济决策,并非把人物化,而是为了给活着的人一定标准的补偿。既然是补偿,就不存在人命多少钱的问题,而是人死了以后,为了弥补这个损失,而进行的经济成本上的计算。这也算是一种数字化。
我们国家对于死亡赔偿计算方式主要包括:

1、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2、 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3、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4、精神损失费。

5、其他的还有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从我国法律上看,死亡赔偿并不是简单的“人命赔偿”,所以,并非死亡赔偿金多少钱就代表着国家认为一条人命多少钱,有学者这样表述:

此种赔偿(死亡赔偿)是以生命权侵害为原因的赔偿,不以填补受害人丧失之生命为目的,即该赔偿不是对生命权损失的赔偿(生命权无法通过赔偿救济) ,而是以填补死亡事故造成的其他损害为目的,是对其他受损利益的救济。因此,行为人基于民事主体死亡而给付的赔偿属于死因赔偿。

从这个角度上说,罗胖关于人命多少钱一说的论述虽然精彩,但实属煽情。

数据错误的可修正性

不管统计局也好,计生委也好,提供错误的数据总是会引来骂声一片。经常一公布平均工资,就有人调侃自己很抱歉拖了后腿,一公布公租房价格或者幸福指数等数据,可能就会立刻就被轰隆的骂声所淹没。但是罗辑思维的观点很值得深思:错误的数据也是数据,至少你知道他错了,就存在改进的希望和可能。这样比天天说“目前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要进步了许多。目前不管是听证会提高天然气收费,还是论证公务员工资是否应该提高,公众面对这些数据和声音,首先要做的不是骂,而是冷静分析以后多问几个为什么?对于政府部门来说,骂的多了,也就习惯充耳不闻了,公众的声音也就变成了噪声被屏蔽掉,因此毫无意义。反倒是多问问这些数据是从哪里得出来的,有没有自觉不自觉忽略的地方,取样有没有代表性,是否存在偏差等问题,不仅能让心里有鬼的官员头上冒汗,还可以提高国家数据管理的能力,更能提高自己理性思考的水平,何乐而不为呢。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窘境

过去有句老话叫做“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意思是说,武功谁强谁弱很好区分,拉出来溜溜就可以了,不管你是太极八卦螳螂拳,还是咏春谭腿醉八仙,拳脚下见功夫就知道孰强孰弱了。而文人之间就难以评品高下,缺乏客观的依据导致文人相轻。数据管理也容易出现这样的文人问题——缺乏客观标准或确切可以量化的数字而难以衡量。你说你的书蝉联亚马逊销量第一20周,他说他起点月票第一已经一年半。。。我们必须牢记数据不是唯一标准,思考问题评价事物的时候必须坚持全面的视角去看待问题,以免被个别刻意的数据所迷惑。

节目最后,罗胖再次提出数据的三大好处:

数据可以让人对话有了客观依据

数据可以让人和人之间大规模远程合作

数据是一种可以累进的文明

我认为,数据管理是一种“用事实说话”的管理方式。在印象笔记中曾经看过使用数据的四条原则:

  • 用数据看是否朝着既定目标前进,是否达成阶段性目标。
  • 从数据来解读,实施过程是否出现问题,期望值与实际情况差距有多少。
  • 获取更多的辅助数据,更客观的认识实际情况,找出期望与实际之间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 从数据分析未来发展趋势,消除期望和实际之间的差距

如此用数据说话,大数据时代则早就到来了!


视频地址: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I1MzcxMzQ0.html

转载请注明:我们一起成长 » 数据到底是什么——《大国不能不识数》观后感